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的纪元 > 内容详情

孩子,你该长大了!

时间:2018-05-02来源:夜半猪嚎 -[收藏本文]

(1)

“怎么了这是?闺女,慢慢说,别哭别哭。。。”

今天一早,刚才还在办公室里有说有笑的张姐,接通电话后,声音立刻紧张了起来。

“啊?签证丢了?别的东西呢?是被偷了,还是自己丢了?”

一连串的问题从张姐嘴里不带标点符号的问出,办公室里立刻安静了下来。大家都知道,张姐的女儿去年去英国读研,这个月底就要回来了,这时候签证丢了可不是小事情。

“闺女,不哭了啊!没事的,总能解决的啊!遇事不能慌,赶紧跟同学们咨询一下,现在该走什么程序,一步一步来,别着急。行了行了,别说对不起了,该花多少钱花多少,这时候就别怕花钱了。先挂了吧,赶紧打听去啊!”

张姐一只手拿着电话,另一只手不停的在她胖胖的脸上擦着汗。

挂了电话,张姐立刻长叹一声,“哎~你说这孩子,可怎么是好啊,多大了都得让我跟着操心。”说完,她拿起杯子,深深地喝了一大口水。

大家纷纷围拢过来,你一言我一语的问起来。通过这问问答答,我大概听明白了原委。

原来张姐的女儿这个月月底就要回国了。和同宿舍的那个同学一商量,趁现在学校也没什么事,不如搭伴儿去趟西班牙玩玩,回国后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。于是两个人启程就去了西班牙,高兴地玩了几天后,今天准备坐飞机回英国。

结果到了机场,要办登机手续时,张姐的女儿发现签证没了。别的东西都没丢,很可能是自己拿什么东西时给带出去了。

同来的同学也不能陪她滞留在这儿,先登机走了,她一个人举目无亲,不知所措,于是给妈妈打了这个电话。

大家明白了事情的原委,纷纷劝慰。举了自己孩子种种奇葩事为例,让张姐的情绪渐渐平静了下来。

“唉!你说要孩子干嘛用啊!”在张姐总结性的感叹之后,大家纷纷附和着散去,各自忙着自己的工作去了。

张姐要孩子时岁数已经比较大了,明年她都要退休了,孩子这才刚刚硕研毕业。

在张姐心里最引以为自豪的就有两个人,一个是老公,一个就是女儿了。嘴上虽然经常挂着这个“怂孩子”,那个“窝囊废”的,但是那股子得意劲儿是发自内心的涌出来的。

女儿从小就是学霸,自强自律,学习从来没让张姐管过,从小学到高中都上的本区最好的重点学校。

大学上了一所师范大学,立志要当一名优秀的英语教师。所以,本科毕业后,继续到英国去读研也是不错的选择。

怎样医治癫痫可是,这个女儿有个致命的弱点,就是没离开过家的“妈宝儿”。从小学到高中,都是父母接送上下学。上了大学,总该住宿了吧?愣是没住!每学期交着几百元的住宿费,可是一天都没住过,天天往家跑。

张姐是出了名的能干的人,家里家外都是她操持着。她总是像个老母鸡一样,家里外面一遇到危险,立刻张开翅膀,把老公孩子护住,自己去迎战。

就说今年七月吧,在女儿一声声的呼唤声中,张姐独自办好了护照,签证,拿着女儿给发过来的攻略,定好的在迪拜转机的机票,一个人去英国陪了女儿二十多天。这对于年轻人也许不算什么,可是对于一个五十多岁,一个英文字母都不认识的女人来说,心里是多么的发憷啊!可是舐犊情深,张姐克服了种种的困难,还是顺利地到达了伯明翰。

所以,女儿虽然已经二十四岁了,虽然也有一个正在交往的男友,虽然远在英国,但是一出状况,还是第一时间把电话打给了妈妈。

一个下午都没听到张姐的说笑声,大家知道她的心里有事,就都知趣的不去打扰她。

(2)

第二天一早,一向打扮得体,干净利索的张姐的出现,让我们吃了一惊。头发随便的在后面挽了一个发髻,碎头发凌乱的垂在两侧。一双好看的丹凤眼肿成了肉泡状,满脸的倦意,使整个人看上去老了好几岁。

“怎么了?张姐,没睡好觉吗?”我关心的问她。

“唉!是呀,昨晚就没怎么睡着,鼻子冒火,嗓子也干疼,好像要感冒了。”张姐的嗓音的确有些沙哑。

“你赶紧吃点去火的药吧,雨辰那儿你也帮不上忙,肯定都能解决的,只是得走些手续麻烦点。”我接着劝她。

“我不管了,让她自己弄去吧,也这么大了,我也不能跟她一辈子啊!”张姐嘴上这么说,谁知心里是不是真的如此想的呢?

午休过后,张姐说她浑身不舒服,还有些发冷,我们都劝她去医院看看,她说,回去歇歇就好了。于是就请了假回家了。

晚上,在我们科的微信群里,张姐发了一个图片,是温度计,显示温度是37.9度,果然是发烧了。看来张姐这回是上了急火了。

接连两天,办公室里都没见张姐那胖胖的身影。

(3)

这天一早,我正在食堂吃饭,一个人端着盘子坐在了我的对面。我抬头一看,几乎吓了一跳,眼前这个人不似张姐,却分明又是她。

两天不见,整个人好像都瘦了一圈,白胖的脸上也不再有往日的光泽。再看她的餐盘里只盛了点粥和咸菜,看来还治疗癫痫最好的药是没有胃口吃饭。

我向她询问病情,她还没张口,眼圈却先红了起来。

“唉!我这嗓子从那天接完辰辰的电话,就像有什么东西堵在这儿,咽什么都得用水顺下去。今天,总算是不发烧了,可还是浑身没劲儿。

“雨辰那边怎么样?回英国了吗?”我觉得让张姐说说,也许她的心情会好些。

“没有,还在马德里呢!”张姐无力地说了起来“那天,在巴塞罗那机场发现签证没了,当时在那儿就哭起来了,后来有两个中国留学生看她哭得可怜,就帮她联系了中国大使馆,大使馆的人说,让她拿着她那些身份的复印件在机场装装可怜,也许能混过去。可是,人家窗口的人说了句不行,就理都不理她了。后来给了她一份流程,让她去补办相应的材料,补齐了才能登机回去。唉!”

“这些东西好补吗?”我问道。

“好补什么呀!巴塞罗那儿还补不了,只有马德里才行。这不,人家那两个留学生把她送到火车站,在网上又给她订好了当地的民宿才走的。”

“总算碰到了好心人啊!”我舒了一口气说。

“嗯,我说,出门在外,还是中国人帮中国人啊!”张姐喝了一口粥,继续说起来,“可是,大晚上的,一个姑娘,人生地不熟的住在人家,我心里这个打鼓啊!就发微信问她那家怎么样啊?她说,妈你放心吧,这家都是女的,挺安全的。我一听,眼泪就止不住了,你说,咱这闺女哪儿受过这个苦啊!”张姐说着,忍了再忍的眼泪还是忍不住流了出来。

“第二天一早,她就去补办签证的地儿了,加急五天六百欧,八天三百欧。闺女问我办哪个?我告诉她,五天的,这会儿了别在乎钱了,赶紧回来要紧呢!”

“是这个理啊!”我点头应和道。

“可是,还没完呢,民宿就定了一晚上,要是再住就得继续在网上续订,可是她不知道啊,人家这个房已经定出去了,她还得另外找地方住,他们那儿还必须在网上预定。总算是又找到一家,离得不远,自己拉着个大箱子,一边走一边给我发微信,说昨天晚上,吃了点面包,喝了点牛奶就当饭了。我这心疼啊!”

张姐眼泪又涌上来,用手擦了擦,继续说,“我赶紧给她回信,闺女,吃点好吃的啊,看看街上有餐馆吗?好好吃一顿啊!

闺女回,妈,前头有一个汉堡店。

我赶紧回,快去快去,多吃点。

呆了一会,闺女回,汉堡店没开门。可是前面有个中餐馆。

我回,去点点儿菜吃吧,好几天不吃菜了。可是,这个闺女懂事,就要了一碗面,还说,这的面不好吃,癫痫病发作怎么处理想我做的炸酱面了。唉!

又过了一会儿,给我发了张照片,是她自己坐在一个院子中间,旁边放着行李箱。她说,还没到入住时间呢,在院子里等着,她还说,妈,看见栅栏了吗?这儿很安全。

你说,孩子多可怜呐!”

张姐终于抑制不住,趴在桌子上小声地抽泣起来,周围的同事都投来同情的目光。我拍了拍张姐的肩膀,一时也不知说什么能安慰安慰她,因为这时,我的嗓子也完全被哽咽住了。

作为一个有十七岁儿子的妈妈,对孩子的揪心,我深有同感。

张姐抬起头,我递给她一张纸巾,也顺便拿了一张擦了擦自己的眼睛。她的情绪渐渐平复,可能觉得刚才有点失态,喝了口粥,说,“孩子多大还都是孩子,养了她们就得一直管着,能怎么办啊!我现在都不能在路上看到自己拉着箱子走的女孩子。”

我又劝慰了她几句,就一起上楼上班了。

(4)

一连几天,看得出来,张姐都在煎熬中。五个工作日,对于她来说,就像五年那么长吧!时常听到她的手机在响,也许是她的女儿在和她说话,我们怕她伤心,都不敢多问了。

张姐不在时,我们几个70后在一起说起这件事时,都是表示理解的,说如果换了是自己,真恨不得马上飞过去陪陪孩子。

可是,办公室里的80后,90后可不这么认为,他们说,他们从初中,有的人从小学就出来住宿读书了,在各地上大学,硕研毕业,最后来北京上班。自己遇到什么事儿,都不会想到先找家人,都是自己解决,或者找朋友帮忙。

因为他们知道,家人帮不上忙,还会跟着瞎着急。像这种事情,迟早能解决,也不会耽误回家,大可以回家后,当个故事讲给妈妈听,妈妈也就不会这么着急了。

听他们这么说也有道理,我们这代人不也是如此吗?

今天,张姐又无精打采地来上班了,说,昨晚一夜无眠。女儿在马德里等待的日子,不出门也不正经吃饭,张姐劝了她几句,她还把所有的怨气撒在了张姐身上,气得张姐一宿都没睡着。

张姐最后愤愤地说,“自己惹的事,自己受着吧!我再也不管了!”

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,这不,下午又听到她跟闺女语音:出去逛逛吧,想买什么就买什么,妈给你钱啊。。。

365天无戒极限挑战营    第125天

这篇有关于孩子,你该长大了!的文章,就为治疗癫痫的药方您介绍到这里,希望它对您有帮助。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,请分享给您的好友。美文网址:
文章地址: (转载请保留)。

这孩子在5岁时会有一场大劫难,如今救他唯一的办法就是封印他的力量,让他远离暗黑殿。 1 “差不多三年了吧,若兮的长生灯总算修好了。”玄鹤看着若兮的长生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...

其实每一个相信自觉的人,都丢不掉他的惶恐。 刘轩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山里人,从小生活在偏远的小山村,去过最远的地方大概就是北京,为人老实却很善良。 彼此的刘轩坐在自家破...

苏放好像无形之中就被判了死刑,分开前还一脸淡然的祝你们幸福。明明一切都还好好的,怎么自己就成了出局的那一个。 3月分,苏苏和林煬的关系很微妙,属于未正式盖章的男女朋...

苏放好像无形之中就被判了死刑,分开前还一脸淡然的祝你们幸福。明明一切都还好好的,怎么自己就成了出局的那一个。 3月分,苏苏和林煬的关系很微妙,属于未正式盖章的男女朋...

父母亲辛苦操劳一辈子,养育了7个子女。5个女儿,2个儿子。现在子女们都已长大成人,成家立业,有了自己的小家庭,也有了自己的孩子。现在是四世同堂。 2014年7月24日,在父亲8...

  昨日,孩子绘画班有集体户外写生活动,难得孩子爸也有时间陪同。一家三口随着大队伍一起去植物园,原本惬意的一天,却在返程的公交车上被蒙上了灰色暗影。     公交车上,儿...

一、 最近迷上了《奇葩说》,一有时间就翻出来看,碰到喜欢的辩题,甚至还会看两遍甚至三遍。最喜欢第四季的最后一期,是导师和奇葩王的PK,辩题是:我们最终都会成为自己讨厌...

       塔克是个内向的孩子,没事喜欢趴在窗边,看蓝蓝的天上飞过的飞机,他有一个伟大的梦想,长大后要当一个飞行员!         塔克的爸爸非常爱他,他是一名辛苦的汽车修理...

最近感悟最深的一句话——每个人的出现都是有意义的。 就像前段时间搬家交房租的钱是借的,是一个和我一起进公司却已经离职的姑娘的,大我三岁,所以经常喊我小妹妹。 说起如...

图片源于网络,侵删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贫穷的。住在偏远的农村,一年买不起几件新衣服,且生活费都是别人的一半,每天过得像地主一样精打细算,但是我的钱却不及地主万分之一。...